6月19日追加:【此文已弃】

最近一直在追的文只有不死者,因为攻受都很萌,而且更新有保证。未来天王那种更新太虐了,我坚持了两天就坚持不下去了还是养着算了。
不死者的攻受在淮上的文里都是特别萌的异类。对,我从没觉得她的攻受这么萌过。她家的攻虽然自从某篇之后就一直带有点2的属性,但2也要看怎么个法,戎哥真是2的萌萌的、帅帅的。当然,更关键的是这个受很萌!有气场、有实力、而且萌!特别像喵23333333
虽然攻受萌得很对我心导致这篇文一直在追没放下过但是最新的更新后我HOLD不住了。某章之后作者说有名姓的不会再死了,但是看着最新的剧情,我很想姓陈的姓宁的还有小受的养哥都去死怎么办?不经当事人同意以所谓的“为了全人类”为借口,把人抓起来进行人体实验,还真特么高尚呢!动不动科学就是如此,科学都要笑了。科学教你们泯灭人性了嘛?连人都不算了还进步个毛啊。做人,起码的基本的道德应该是要有的,别和我说科学家不算人,有灭绝人性的权利。一句为了全人类为了科学什么什么的就特别伟大了?怎么不说是为了当上帝呢,只有上帝才有权利拿别人不当人牺牲别人理所当然吧?最恶心的就是这种“大义凛然”的人,更别说,天知道他们是为了全人类还是为了自己,因为不想死所以把人抓来做实验呢?不想死没啥不对,所以,他们可以这么做,但也请他们赶紧得去死,别洗白了真心了。大家不要看死人很惨那是因为那些死的人是正面阵营的角色,死得真悲壮,但好像现在这个基地的这些人,那个女的,还有姓万的保镖,姓宁的科学家这种拿别人做实验不变色的人都应该去死去死好吧。人类真心实意不用这种人来拯救,如果人类都他们这德行了,真心实意说,还是灭亡了算了。嗯,想到之前看的某快穿文里被当了全世界的救世主却重生回去要灭世的。想活没啥错,把别人的痛苦和牺牲当理所当然就省省。所以,我是真的不想看到这些人有这样那样的理由然后豁免不死,他们不死,岂不是显得小受的罪白受了以及小攻和他的小队拼死拼活的各种三观正全无意义么?SO,这文暂时不追了,等等看后面是什么发展再说吧,如果这些恶心的人被洗白,这文就不用看了。至于那个恩将仇报的郑医生,懒得说。就有这种人,被人救了,还能拿大义啥啥的当坑恩人的借口,诺贝尔生物奖?呵呵。这种人要是能不死,我反正是会心气不平的。

说起来,洗白套路很常见,但有些事有些人,我真心不想看到洗白或者说找借口。我不需要了解他们行事的动机,只需要把施加给别人的痛苦回报给他们,请他们也去献身也去死得其所就行了。总而言之,赶紧的去死,别辣眼睛了。人活着谁没个追求没个不得已啊,但这不是害人OR牺牲他人的免罪符,管你什么理由什么目的,再伟大也请圆润好么。

PS,颜豪真没用啊,我白同情你了。就你这敏感度和上心度,在小受那里果然是赢不了戎哥的说。又不是不知道这个基地有猫腻,戎哥还叮嘱你了千万不要让司南独自一个人,结果郑医生来叫,你就让他独自去了,这警惕性,太特么差了。所以说,戎哥的小队,太正人君子啊,完全不知道人心难测四个字怎么写么。因为郑医生和大家一起共过患难,因为你们救过郑医生,所以他就是可以信任的?嗯,老实说,戎哥会叮嘱你那一句很明显就是除了自己的小队,其他人都不信啊,不然,用得着特别说这一句么在大家都知道基地不妥当的情况下,脑抽了才会留下司南一个人面对基地的人吧,所以这句叮嘱防的就是所谓的自己人啊,颜豪你带脑子了嘛,这么严峻的情况下,还在纠结你那点小心思,我对你真失望。可怜的司南又被抓去做实验了,好日子没过两天。戎哥快去救人,要是司南又被虐待个几天,这文也没法看了。哦,对了,我特别希望戎哥第一时间冲进去救人,给郑医生和那姓宁的一人一脚送他们归西。谁要听他们继续扯淡啊,什么理由都不用拿出来说,速度去死行吗?《==这个愿望在正剧里多半无法实现,为了人物的复杂性OR多面性什么什么的,所以说,我还真就是只合适看打脸啪啪啪的爽文。
另外,司南虽然是个极度敏感的性格,被定义为反社会危险人格,但一路看下来,他的反社会危险啥啥的都是针对虐待他抓他做实验的人,这个真心不能说是反社会吧除非那些人就等同于社会。当然,他失忆了也是一方面的原因,所以现在的司南不是那个被迫害多年扭曲后的危险人物,在在处处都显出了本性的善良。他救人不止救过一次,包括郑医生这个白眼狼,司南也一直在保护他的说,可人家就能为了诺贝尔生物奖让他去当小白鼠呢,厉害吧?所以,这个郑医生我真没啥好说的,其他人好歹没受过司南他们的恩惠,而郑医生呢?评论里还有圣母觉得他只是上当受骗了脑子不好什么什么的,笑CRY。这是脑子不好吗?明明是心地大大的坏了好伐。只要是心地稍微不那么坏的人,都干不出这种利欲熏心恩将仇报的事情吧。多好啊,有个为了全人类的高大上借口,做什么都显得自己金光闪闪是吧?什么被骗的,什么你们答应过我不这样那样的,呵呵,这种话你一个当医生的也信?别找借口了好伐,要是真能好好说不这样那样,还需要你帮忙骗人过来不能和司南好好说?好歹也是个智商一直挺正常的成年人的说,要不要这么年幼无知啊?笑DIE。简单的说,就是恩人的安危比不上得奖的野心,在自己的欲望面前可以选择性的脑抽装天真而已,事发之后来句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就能雪白干净了是不是。妈的,这种人真是超恶心的。还有觉得郑医生背叛得很玄幻的,嗯,我觉得一点都不玄幻啊,这种人挺常见的,人家不是有个我们说好了的以及为了全人类的好理由么2333333333。这个人就是一贯很自以为是,要不是这样当初就不会非留下来看孕妇生产,那时候还能说因为善良,但实际上因为他拖着不走,戎哥的小队和司南不就拼命去救他了嘛!如果没有司南和戎哥爆种,可爱的春春就已经因为郑医生挂掉了的说。这人做事就是一贯的不考虑别人。所以,他做出出卖司南的事我一点都不意外,嗯,必须说,孕妇那段我也看得超不爽,不过那段写得还算不错加上作者给开了金手指就过去了。但正常的来说,救人应该量力而行,那种有死无生还拖累别人的情况,真应该让这种人求仁得仁自己去死而不是牛逼哄哄的开挂救这种人出来继续祸害别人。
戎哥大概因为是军人,杀丧尸干净利落,杀人一直特别不痛快。所以,我也看得很不痛快,尤其新章,大清早的看到垃圾得逞真是超不愉快的。怎么就不能干净利落地把姓陈的姓万的都杀了呢?反正也撕破脸了。留着垃圾不死,是污染环境的说。另外我怀疑那姓陈的丧尸化可以控制丧尸,所以之前戎哥他们被围攻,其实也是姓陈的搞出来的吧。说到这个,我想起来了,他们误会戎哥他们知道司南的身份,所以要护送他去找ZF来着。所以为了全人类什么的说法也可以PASS了,就是为了自己而已。不然就不会要求留下司南给他们当小白鼠,怎么也该想办法帮忙送司南去找国家政府吧。哦,人家陈女士觉得政府不可信不为人民着想来着,这群人自我美化真是特别的23333333333,不知道哪儿来的信心觉得自己比较正义呢,嗯,偷偷做人体实验的正义真是特别特别的正义来着23333333333
说得再好听,看看行为,就知道是些什么德行了。我真心实意只想看到这群人死得其所,不想看到他们拿各种理由继续活着污染环境的说。

其实这种情节完全不值得拿出来一说,虽然恶心到我了也没到必须发一帖的地步,真正让我觉得不愉快的还是作者那个有名姓的不会死的宣言啊——知道这些人不会死,然后又这么垃圾,可想而知是要洗白了,这种感觉就很蛋疼了很值得发个水了。我觉得文下评论区不爽的人大部分都是这个缘故,不爽的不是有垃圾污染环境而是垃圾很可能有免死金牌。另外,看文太投入不好,太不投入也没意思。别人看得投入,激动一下,就事论事发表一下感想有什么问题呢?难道要冷漠脸:都是剧情,无所谓,才理智才值得赞赏么?望天。是说呢,我是没法理解键盘圣母的同情心的说。然后有人提到了提灯看刺刀,嗯,这文我没追连载没注意评论,不过淮上以前的文,主角往往立场不那么正或者说三观值得商榷,现在这片文,司南不说,戎哥的三观简直标兵!司南我觉得也不差,从揭露的内幕去看,是他主动联系政府让人来接自己的,所以,他是希望救人的吧。嘛,我觉得这对主角挺难得的,可爱而且清爽,就不要留垃圾辣眼睛了么~~

----

因为生病,几天没上,今天看了后面的几章,嗯,这文我弃了。
老实说,现在的社会信息发达,什么牛鬼蛇神没听闻过,真不需要有人来科普光明的背后有黑暗,医学和人类的进步离不开血腥和阴暗。就算这是事实又怎样?存在即合理吗?因为有这种事情,所以就可以麻木以对以之为理所当然?我这种三观其实不怎么正的人,可以接受SJB,但也要看到底是什么样的SJB。比如这么伟大的为了人类存续的命题,什么牺牲少数人还是为了多数人的命题,我就只想呵呵。人类一直在争论这个命题?并没有争论好伐。这种事情,根本没有对错,说穿了就是谁来承担罪责的问题。但很可惜,很多作者只在对和错上纠缠,仿佛为了表明全世界唯有自己独具辩证思想一样,何必呢。其实根本无需论对错,杀人者人恒杀之,既然拿别人的命不当回事,就麻烦一报还一报自己也去体会下,就这么简单的事,论个P的对错啊。
总而言之,这文的后续发展真是不出我预料以及看了点评论必须说粉丝的反应是真·冷血。觉得宁医生很有趣?呵呵。把你绑去做实验,有趣不有趣?杀人不过头点地,做人体实验是要受活罪的,觉得有趣的人到底知道不知道被当做实验品要遭受怎样非人的折磨?是不是要说反正是虚构的不用这么真情实感以及在宁医生的角度他没错啊?嗯,其实我早就说了,让他死得其所就行了,错没错关我P事我只知道害人就要有得到报应的觉悟。因为小受耐操,而且圣母的原谅了郑医生,这事看起来大概就这么风声大雨点小的完了。嗯,说起来,小受不仅原谅郑医生,还替这位打幌子说他也是被抓来的呢!真他妈好啊!一边是出卖过你的人,一边是拼命来救你的人,你帮着出卖你的人遮掩,不管这人到底是不是只是因为傻逼兮兮才上当的,你就不怕他继续脑抽哪一天害了真正关心你的人?让真正关心你的人继续一无所知的把定时炸弹当友军简直无法吐槽。而且这个郑医生,不是第一次惹麻烦干蠢事,前面那谁的车钥匙也是他给的,直接导致了当初的营地围墙被破坏,所有人不得不逃亡。一而再再而三,都说事不过三,然而小受被救还要替这人掩饰,不怕他再来一次坑爹,这真心是金手指在手心大的不能不赞啊!#最恶心这种分不清亲疏好歹的行为# 我对开金手指没意见,但对躺在金手指上的SB/NC行为不能忍。
不是我说的,这文难得攻受都挺萌的,看着三观还算积极,本来我挺惊喜的,没想到高潮迭起的一个神雷接一个神雷,真是雷得囧囧有神,搞的我对作者都开始有阴影了,估计以后这位的新文没意外我是不会再追了。
说句真心话,其实作者继续以前的谈情说爱主题就挺好的,哪怕攻受有槽点OR SJB OR三观不正,都能凑合过去。非要往大义人权生存道德牺牲奉献啥啥上去靠,立刻就暴露出三观暧昧的雷点了。三观暧昧没问题,只要把握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其实也不是不能挽救的,如果连这个底线都没有,那就没啥好说了。哦,别和我说什么宁医生的行为在全人类的角度是善。哪怕他善破天际真是全人类的救世主也要为没人性的行为付出应该代价去死一死。不然的话,任何灭绝人性的行为都有机会被粉饰为大善呢。(看洗白的趋向,作者说不定以后还会洗宁医生的实验对象都是自愿献身BLABLABLA。如果是这样,就更搞笑了。反正我弃了,以后怎样不必关心了,但想想挺娱乐的。郑医生那种工作多年的成年大男人都能洗真·傻白甜啥都不懂呢!真是神奇的快笑死我了。他是象牙塔的公主还是温室的花朵啊?自我剖白出来的心思真是好一块纯净的水晶啊,呵呵)作者为了所谓的复杂性和多面性设定的情节其实从孕妇那里就已经开始崩了,靠着主角方无与伦比的金手指一再过关,使得金手指的存在变成了罪恶/脑残可以被原宥的土壤。比如说,如果郑医生脑残非要陪孕妇生小孩那里(为什么孕妇会在丧尸来袭大撤退的时候生孩子不能动呢是因为郑医生把车钥匙交给了不久之前刚因为要抛弃基地和普通人撤退和小攻的小队大干了一架的人导致基地围墙被车撞坏,所有人不得不大逃亡。对郑医生的SB程度有认识了没有?明明亲眼目睹围绕要不要撤退要不要保护普通人发生过流血冲突,他就能把自己保管的车钥匙交给拿普通人不当人的人呢!),主角方死上几个人,无辜群众挂上一群,读者会怎么看?因为主角金手指杠杠的,居然全身而退,所以脑残行为也可以被原谅了。同样的,如果小受被宁医生抓去进行剖片之类的人体实验而不是才抽了点血就被救了,读者会怎么看?金手指是用来爽的,用来让人愉快的,结果在这文里,金手指已经变成用来给垃圾减压的了,真不知道开这个金手指做啥呢,呵呵。
对了,说起来,除了小受圣母的为郑医生遮掩雷到我之外,小攻大义凛然地说如果小受知道自己能救全人类一定不惜抽干所有的血但你们根本没问过他那里也雷到我了。说的好像你问过小受一样,呵呵。有些事情真心是过犹不及。你自己愿意牺牲奉献那是你伟大,但不要对其他人进行道德绑架好伐。此外,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道理为什么就有人不懂呢?觉得事不关己所以可以高高挂起?当所谓的牺牲少数人进行人体实验是造福大多数人成为正论,那么被牺牲的只会是大多数人,人类社会距离灭亡不远,这个道理很难理解吗?得说,幸好大多数人脑子正常没那么SB,知道哪怕只是为了自己,这种灭绝人性的论题也是绝对不能成为正论的。人类这种群居动物,行为是必须有所约束才能生存繁荣,当底线没有了,只会是所有人一起走向灭亡,根本不存在什么牺牲少数人救大多数人——哪怕真有这种情况出现,也只会是短暂的、阶段的,灭亡的最终结局不会改变。人类作为群居智慧生物的特征决定了,在历史上,这种事情出现,也只会是局部的、短期的、小范围的现象,最终会被审判会被湮灭,社会主体仍然要回归道德,这是存在的必然。所以,我其实不懂举那些极端的例子有个毛的意义,如果人类社会极端到那种地步,早就灭亡了。还有什么因为背景是末世所以不要对人心啥的有那么高的要求啥啥的。嗯,我看的末世文挺多的,黑社会修真也很多,我的要求一点都不高啊,除非作者说就要写一篇反社会的文,不然管他人心怎么怎么了,要求恶有恶报有什么不对吗?末世是可以不要道德,但作者得要啊。就这么简单。我对那些人和所谓的人心毫无要求,我只要求结果——这是我对大多数末世文和黑社会修真文的要求,只要善恶有报先撩者贱的标准符合了,那就行。哪怕不符合,作者如果肯说我就是写黑暗文,我也能调整三观去看的说比如蛊真人什么的……所以说,这文雷人的地方正是因为这并不是一片暗黑文,却像有评论说的那样写得脏兮兮了。嗯,那评论不是我发的,必须声明。脏兮兮到底是什么意思也不好说,我就按照我的理解说了。当一篇不是以黑暗为卖点的文,金手指开得好像在为美化/洗白反派服务一样,哦,没有反派,只有无秩序无道德的所谓客观辩证,至少我会觉得很不愉快。不死者这文从主角看起来挺正能量的,但传达的三观并不正能量,往模糊善恶无规则无道德的所谓极端环境下的人性上靠得很积极。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心魔,心魔这文从主角去看完全不正能量,简直SJB无耻之极,然而传达却是守序的思想。在我看来,后者的思想比前者光明的多,至少表明了维护一个社会群体和世界的安定所必须的觉悟,哪怕是主角那种SJB也会尽力维持普世道德的存在以及对世界更美好的追求。而且,其实心魔的主角也一直在极端的环境下,分分钟可能死亡,同样挣扎求生,可人家也表示了普世道德这东西还是很有价值的,我愿意尽力维护呢。这就是我能接受的SJB和我接受不了的SJB的思想差距。

其实说了这么多,还是非法人体实验太戳我的雷点。是不知道病痛多么难以忍受吗?我觉得举凡知道点疾病之苦的人都不会对非法人体实验这种行为淡然以对。总有些人说别人太天真所以非黑即白不能糅一点沙子,我倒觉得确实是有些人太幸福太天真了,所以完全想象不到人体实验是多么残忍,不觉得残忍,自然就能不当一回事,又或者是别人的痛苦和我没关系更何况不过是个虚拟人物呢,残忍两字对这些人而言不过是文字而已,那自然也是可以不当回事的。当然,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键盘高尚帝和客观理性帝……这两种就没啥好说的了。事实上我觉得客观理性这玩意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客观理性就是事不关己可以高高挂起的时候的态度,完全可以归入最前面的两类。

//说起宁和郑,这两人洗的真是满搞笑的。宁医生=醉心科学研究的疯狂科学家=牺牲少数人救大多数人的先驱者?真是这样?小受的父母是他的师兄师姐,曾经一个项目组,他中途退出,后来小受的母亲研究出了克制病毒的办法所以有了小受这个成功的样本。作为一个科学家,你要去做人体实验啥啥的,好吧,就真当你有科研精神吧,但捉别人弄出来的成功样本来进行研究啥啥的,这算什么?十足十的剽窃行为。有本事你不抓小受自己去做实验弄疫苗出来啊?可人家没这本事,只想到要抓师兄师姐的儿子——唯一成功的样本来研究的说。这算哪门子的科研精神?还真特么有献身精神啊!明明白白就是个垃圾货色,归入反人类反社会丧心病狂的疯子行列就可以完毕的,非要洗科研人员的独特个性和为了全人类233333。不是我说的,没那逼格就不要装逼好么,做的事情清楚表明明明就是个品格低劣的贱人而已,装什么有性格有逼格啊,囧囧有神。
而那位郑医生就更搞笑了。自我剖白说因为宁医生他们欺骗他说小受自己是知情的就是不想配合实验,所以他就帮着宁医生他们设陷阱抓人来做实验了。那是救了你命的恩人,你没问过他愿意不愿意也就算了,就当你真信了宁医生的说法,那么在知道恩人不愿意当小白鼠的情况下,做出来的就是把恩人送上实验台。为了全人类的借口真他妈好用啊,是不是还要赞你高尚品德抛弃小我成全大我啊?从头到尾牺牲的都是别人这个槽点就不说了。特别娱乐的是,救过你性命的正牌政府军人队伍正和小受一道去找政府来着,这个你清清楚楚的,居然不信已经证明过品格可信品德高尚的正牌军人为国为民,要信不知道是什么货色的玩意为了全人类。这是纯ZZ吧?这样一个人物老老实实承认他就是个贱人比漏洞百出逻辑完全无法自洽地拼命洗真~傻白甜容易多了。洗的这么费劲塑造出来的也不是啥复杂的人性人心,而是一个大写囧字的真奇葩生物啊。不能说世界上一定没这种生物,但这种放啥背景下都是纯奇葩的角色有个毛的意义又不是搞笑文。老实说,我恶心郑医生的程度比宁医生更高。
总之,就是这文里医生的形象可真是……不是ZZ傻白甜就是疯狂科学家,一个正常人没有,也是难得。不知道科研工作者和医学工作者愿意不愿意归入这两类的行列,把献身科学的精神和献别人的身研究科学的精神等同起来呢~~

评论
热度 ( 5 )

© 流光片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