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的时候输入法里蹦出了茜茜公主的选项,令我想起了年少时留下过深刻印象的那部电影,便去重温了一下。不得不说,记忆果然是有滤镜效果加成的,现在回头去看,罗密施耐德的茜茜公主依旧美艳惊人,但曾经让我觉得帅爆的弗兰茨皇帝就没记忆中那么英俊了。除此之外,想吐槽的地方也挺多的,尤其是结婚的时候皇帝居然戴了顶绿帽子233333333.虽然说绿帽子是我大天朝的特有名词,但看到还是很想吐槽啊23333333

影片中是浪漫而美好的,但稍微了解一点奥匈帝国历史的都知道现实其实和童话不怎么沾边,茜茜公主的一生完全说不上美好,然而,我闹不懂的是为啥都信誓旦旦地认为她不爱皇帝弗兰茨呢?明明是爱他的好伐。十五岁的小姑娘年幼无知不懂爱,这说法没问题,然而,她的四个孩子又不全是在年幼无知的新婚时期生下的。当经历了各种风风雨雨的多年之后,已经完全是个成年人的她不是又给皇帝生了个孩子?别和我说这是她忽然想起来应该尽皇后的义务了,她要是能忍受贵族社会的那一套,好好地当她的皇后,至于把日子过成那样吗?最关键的是,她早就已经生了儿子也就是有了皇位继承人,完全没有非得必须生一个男孩子出来的压力。所以,她在放飞了自己多年之后愿意回头去再生一个,在我看来,已经足以说明她对皇帝弗兰茨的感情了。要知道茜茜公主从不是一个愿意委屈自己的人,她那么任性,那么桀骜不驯。那些认为她不爱皇帝的观点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和皇帝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完全谈不上彼此理解,不能互相理解,又怎么可能爱上呢?然而,在说这话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爱情这玩意本来就是非理性的,一切的理由和价值都是在爱情发生之后才赋予的。要说彼此不理解就无法相爱,这本身就是个伪命题。在我看来,茜茜公主无疑是爱皇帝弗兰茨,所以,她试过妥协,比如说和皇帝重修旧好再生一个孩子,但最终她没能成功。她对皇帝的爱情到底还是不够深刻,无法胜过她所向往的自由不羁而已。自由这玩意对茜茜公主来说就等于呼吸所必须的空气,没有就会死。她一生都在追求自由,但我觉得这并不是因为她多么地天生不羁爱自由,更多的其实是出于严重的心理疾病。茜茜公主是在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成为奥地利皇后的,此前也没有接受过相关的教育,根本无法应付宫廷生活,加上性子比较野,逆反心重,于是就偏激地走向极端了,想要摆脱一切让她感到束缚的事物,说穿了,其实是为了逃避无法战胜的挫败感而进行的自我催眠,从而无限放大心中对自由的渴望,甚至到了哪怕世上有一个最爱的地方,如果让她感到束缚也没法忍受的地步。茜茜公主将不自由归咎给婚姻和爱情,导致她最终对婚姻和爱情都不屑一顾。但是不是真的不屑一顾呢?我觉得其实并不是,而是一种怯懦的傲慢。就和得不到某样东西就说不稀罕、打不过就说不和你斗是一个道理。有些人确实是真不稀罕,但有些人并不是。茜茜公主就很显然是后者。她不是不想战胜,而是无法战胜,也不是不渴望爱情,而是无法承担。正因为并不是真正不屑,她的态度才会那么微妙。比如说,明明认为自己在年幼无知的年纪被出卖然后被婚姻毁了一生,但她憎恨皇帝弗兰茨这个罪魁祸首吗?不是皇帝一见钟情非娶她不可,她不会成为皇后,更不要说,皇帝对她压根不忠贞。毁了她的爱情,毁了她的人生,不恨吗?正常的逻辑都是会恨的。茜茜公主却不一样,她憎恨被束缚,却又承认贵族社会的那些默认的规条,公主们有政治联姻的义务,皇帝养情妇也再正常不过,所以,没办法怨怪,就只能归咎给爱情和婚姻这种表面的理由——其实,不自由的痛苦归咎给婚姻就行了,但茜茜公主最敌视的还是爱情,这说明什么?答案我觉得再明显不过了。没爱过,没为爱情拼过,哪来的对爱情那么大仇那么大恨。所以说,在茜茜公主的意识里,她的爱情和婚姻之间不仅是有联系的,甚至是可以划等号的。最明显的证据莫过于她自己说过很遗憾身边的所有人都致力于分开她和皇帝。要是没爱过,遗憾个P啊~~

皇帝弗兰茨这个人,没什么好说的。一边养情妇也不耽误他一边真爱着。就和大多数人认为茜茜公主没爱过皇帝一样,很少人怀疑皇帝对茜茜公主的爱。真是深情种的特别有贵族风范《==除此之外,如果还要说有别的感想的话,那就是我觉得这对夫妻都特别不成熟,都特别坑。年少时候的不幸毁一生,茜茜公主一辈子都是个敏感任性的小女孩,并不是个称职的皇后。而皇帝弗兰茨挑皇后的时候凭着喜好办事,同样是个极不称职的皇帝。在婚姻上,茜茜公主是被动的,命运不由她做主,所以不称职也怪不了她,她还是努力过的,也做成了一些事,奈何缺乏责任感的本性难移,当个浪漫主义的艺术家应该不错,但当皇后就太难为她了。所以说啊,政治联姻虽然被诟病,但真爱啥的遇到坑货也一样不会有好结果。

最后,得说,我喜欢的是不羁放纵爱自由的那种勇气和锐意,所以我不喜欢茜茜公主,虽然这位一直被朝着这个方向塑造并讴歌着,但很可惜我并不这么认为。说穿了,勇气和锐意这玩意是要靠强气撑的,也就是说,自信的人,才能有那股子精神气。茜茜公主其实是个缺乏自信的人。

评论
热度 ( 1 )

© 流光片影 | Powered by LOFTER